没错,让泰国姑娘看上韩剧是门大生意:「Viu」要借 OTT 掘金新兴市场

2017-08-25 13:51:05来源:搜狐 热度:
早些年《甄嬛传》、《琅琊榜》大火的时候,据说北美、韩国、东南亚的海外机构也都争相购买播出权。
 
那会儿有评论就说了,这是我国新一代国粹顺着“一带一路”走出了国门。
 
泰版《甄嬛传》海报
 
文化作品走没走出国门,我不知道。但文化作品背后的互联网电视服务行业已经出海讲起了“国际化”的故事。
 
“香港市场规模不算大,走出去是必然。”
 
电讯盈科(以下简称“电盈”,广东和香港的朋友应该很熟悉)媒体集团董事总经理李凯怡在接受采访前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 
而代表电盈“走出去”的是它旗下OTT项目,于2015年3月推出的Viu。
 
36氪获悉,电盈旗下以Viu为主的OTT服务近日获得了1.1亿美金战略投资,投资方为弘毅投资、富士康资本和淡马锡。据悉该笔资金将主要用于继续扩大现有市场的占有份额,并将业务扩展至其他高增长市场。
 
我们知道,OTT这个词汇近两年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高,所谓OTT,是over the top的缩写,指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,目前典型如互联网电视业务。
 
具体到Viu,简单来讲,业务和Netflix相似:用户可以在其平台上进行视频订阅以观看相应内容。相比传统数字电视和IPTV,Viu这类OTT业务在进行视频内容消费时,会留下身份信息、兴趣偏好还有行为轨迹等数据。
 
Viu官网页面
 
事实上,根据去年年底波士顿咨询集团(BCG)所发报告的数据,全球OTT电视视频类收入在2016年增至250亿美元,尽管目前OTT电视仅占全球行业的5%,但其年增长速度超过20%,市场份额开始高于传统电视。
 
不过在全球两大市场:美国和中国,OTT视频服务厂商竞争十分激烈,以美国为例,目前有100多个OTT视频服务商,且二八效应明显,用户主要被揽于Netflix、亚马逊和Hulu三个头部玩家之手。
 
这也是Viu在2015年发力出海之时,选择布局新兴市场的原因。
 
李凯怡表示,Viu目前已经覆盖15个国家及地区,包括中国香港、印度、东南亚市场主要5国(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菲律宾、泰国)、中东8国(巴林、埃及、约旦、科威特、阿曼、卡塔尔、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)。
 
不过,据36氪观察,新兴市场竞争也不少,如有在走全球化路子的的Netflix、亚马逊,以及本土玩家如东南亚市场的Iflix、Hooq等。李凯怡认为Viu有其差异化打法和优势。
 
OTT业务本质上连接两端:内容和硬件。
 
在内容层面,李凯怡认为相比Netflix、亚马逊等欧美巨头,Viu更侧重贴近亚洲文化的内容,包括韩国、印度(宝莱坞和其他印度地方语种)、日本、中国、泰国、印尼、阿拉伯和印尼等。
 
而和本土玩家相比,Viu则是亚洲视频内容最多的,“以韩国为例,Viu拥有其全部出海视频内容近90%的版权”,李凯怡说,“而且我们可以在剧集首播4小时后提供配有当地语言的字幕,以保证用户体验。”
 
新兴市场的本地化除了内容选择,网络环境和硬件也是一大痛点。
 
东南亚等新兴市场实际是直接越过PC时代进入移动端时代,手机成为主流消费者的首选渠道(硬件)。但受限于整体经济水平,当前阶段其手机中低端居多,且网络基础设施有待加强。
 
技术收购是Viu的解决方案。2015年,电盈通过并购美国移动视频点播平台Vuclip在技术上有所提升。李凯怡告诉36氪,Vuclip的Dynamic Adaptive Transcoding专利技术,能实现在不同的网络情况下保持视象串流的流畅度,同时也能根据播放时缓冲的频宽,适时调整解析度以匹配对应清晰度。
 
而在盈利模式上,Viu包括基础订阅(价格中等,7.99美金/月)、增值会员以及OTT广告。
 
李凯怡表示,具体合作广告主数目暂不便透露,但已与很多在不同行业的国际知名品牌达成合作,包括P&G、联合利华、欧莱雅、雅诗兰黛、麦当劳、三星、LG、索尼、阿迪达斯、耐克、路易威登、Chanel、Expedia、汇丰银行、渣打银行等。
 
事实上,根据Statista对几个新兴市场视频订阅(SVOD)及广告(AVOD)的收益预测数据,在2016年,SVOD为2.11亿美金,增速达到24.8%;AVOD为5.99亿美金,增速达38.3%,复合增长率较高。
 
 
问及数据,李凯怡告诉36氪,截至目前,Viu的DAU已超过1200万。在今年上半年,总下载数超过1860万次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63%。其中,单个用户周均视频点击数量在15个左右,日停留时长在1.3至1.8小时。
 
而从此次投资方来看,也与电盈的业务有所协同。以富士康为例,它在做的是努力摘掉其“硬件代工厂”的帽子,转而讲述一个“科技服务供应商”转型的故事。而弘毅投资和淡马锡在视频点播方面均有所布局,因而这次入场OTT也不难理解。
 
当然,我还关心,在国内一众老牌视频网站对内“肉搏”十年、难分一二的时候,为何没人去好好讲讲“软文化”出海的故事。
 
莫不是这届优土不行,得靠YY、快手?
 

责任编辑:徐明月

为您推荐

和记电讯拒绝以1.34亿美元出售泰国网络资产

和记电讯不愿以不到2.2亿美元的价格将网络资产出售给合资合作伙伴——国营的泰国电讯局(CATTelecom)。信息通信技术部部长JutiKririksh建议的40亿泰铢(C114注:约合1.34亿美元)是“不可能的”,仅代表该资产一年的收入。《曼谷邮报》援引匿名人士的话称,因泰国中止了进一步的3G计划,运营商情愿关闭网络也不愿以那个价格出售。和记电讯目前拥有和记CAT无线多媒体公司74%的股份,CAT拥有26%,该合资企业基于CDMA网络在泰国提供电信服务。Kririksh的估价基于泰国电讯局在其单独的CDMA2000网络上的花费,而和记电讯则算入了升级网络设备到EV-DO的费用成本。泰国电讯

“全媒体”战略:丢了孩子套不到狼

互联网新媒体继续保持着快速增长,网络视听新媒体开始登入大雅之堂,携资本在影视剧版权交易中横冲直撞。视频网站们已经直接威胁到电视台的利益了,和电视台抢节目源,和电视台抢广告费。此外,互联网电视在政策局限下尚没有打开市场;手机电视也处在不知那片云下雨的黑暗摸索中;IPTV损了有线却有利于电视播出机构,并不对电视播出机构构成威胁。这种情形和大洋彼岸的美国有类似之处:广电网络和制播机构都面临新媒体的挑战,但是行业发展的情况却不相同,美国的情况是DVR、互联网电视OTTTV的迅速发展对传统电视运营商、制播机构造成了挑战。而国内优质电视节目的缺乏使得DVR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,而监管政策对电视屏幕的强硬保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