迅雷前CEO陈磊:为被裁职员莫名受指控站出发声

2020-05-21 17:16:51来源:亚太CDN产业联盟 热度:
在迅雷换帅将近一个半月后,迅雷前CEO陈磊站出来自述被赶出迅雷始末,他表示:“这一切发生之前,我一无所知”。
 
(注意:以下内容仅为陈磊自述,尚未得到迅雷方面确认。)
 
4月2日,迅雷有限公司发布内部信称,基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考虑,迅雷集团董事会选举李金波为新任董事长,并将接替陈磊作为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、网心及其它关联公司新任CEO。
 
事隔一月,迅雷前CEO接受记者采访,声称自己在看到新闻时,才知道自己被“开了”。并且迅雷在换帅至今,就有约200名网心科技的员工被迅雷裁员,而网心科技员工总共也就400多人。
 
而网心是陈磊一手建立的迅雷集团全资子公司,承载着迅雷近年来重注的区块链、云计算业务,相对于专注做夕阳业务迅雷下载的原迅雷公司,网心一度被视为迅雷未来的希望。
 
被裁职员受指控
 
如果单单裁员也就罢了,但是让陈磊觉得自己“不得不站出来了”。
 
5月19日,网心一个前高管因一家名为“兴融合”的网心关联公司,被新高管团队叫去沟通,说其涉嫌职务侵占,同时遭到民事和刑事指控。新高管团队明确提出,“告的不是他一个人”。
 
而指控其“职务侵占”的原因,则是因为新管理层接管迅雷后,只接受了七家网心关联公司中的五家,而对另外两家公司(海南链享云和深圳兴融合)拒不接收,并拒绝承认其为迅雷的关联公司。
 
指控名不副实,所作皆为规避网心风险
 
对于这种指控,陈磊做出回应:
 
“2017年2月,工信部开始出台清理不合规市场交易,明文规定只能从有牌照的企业购买带宽。我们直接从向家庭用户买带宽,转向跟矿主买带宽。为了规避网心的风险,我们买了兴融合的壳公司,它从网心手中购买硬件,再销售给矿主。用这种方式隔离网心的风险。
 
因为在销售中增加了兴融合的交易环节,导致兴融合跟网心科技之间有关联交易。为了保证网心的审计能够合格,有业务关联的公司不能用网心职员去做股东和法人,我们只能请公司同事的家人来做(股东和法人)。
 
现在这些变成迅雷指控我们在外边开公司的证据,称这些公司跟网心有利益输送。”
 
迅雷对交接相关联公司一直处于回避的状态
 
对于其他关联公司的交接情况,在陈磊离职后迅雷一直在规避整个交接的过程。
 
陈磊说到:“我和李总(李金波)约了4月5日见面。4月4日晚上,可能10点多钟的时候,对方告诉我不用见。说了一些原因,其中一个原因是他走在办公室里被一个同事撞了一下,我都觉得挺奇怪。后来,他一直推说5号心情不好,不见。
 
我又通过董事会的一个成员去跟对方去联络,能不能4月5号开始对接?对方说10日以后见,结果也没见。
 
一直到5月3日,我才约到新管理层的一个核心成员。这次见面沟通的核心内容是,我怎么把这些关联公司还过去。
 
关于其中核心的两家公司就是海南链享云和深圳兴融合,我们其他同事也在跟迅雷管理团队讨论交接的事项,4月23日他们终于发了一个邮件交接其中一部分,我们也回了一个邮件,去询问这两家公司,可这封邮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整体来说,对方一直在规避交接的过程。”

 
现在,迅雷拒绝承认这两家公司为网信心科技的关联公司,并声称这两家公司跟网心有利益输送,目前已离职的员工还将受到刑事指控。
 
这让陈磊怒火中烧,觉得自己不得不站出来为这些职员发声:“迅雷都已经辞退他们了,还要怎么样呢?要赶尽杀绝吗?针对我就算了,你牵连其他的人干嘛?我今天接受采访,就是因为这些员工受到不公平的对待。”

责任编辑:倪迎春

为您推荐

小宽带商结盟迅雷提网速

上网速度不佳,一到晚上上网高峰就彻底堵死,浏览海外网页更困难重重……这些都是购买了高速廉价小宽带的用户头疼的事情。据记者了解,为了抗衡更优质的大运营商宽带服务,有中小宽带公司开始结盟迅雷等网络加速技术公司,利用软件技术和借用服务器的方式给宽带提速。但有本地大运营商向记者表示,由于在出口带宽、没有使用光纤乃至管理等问题上,中小宽带

网民"自救"降宽带费掀迅雷赚钱宝抢购热

中国的家庭宽带用户正在抢购一款名为赚钱宝的智能硬件,这种硬件的本意是用于打造一个微型的CDN网络节点,但消费者更多是将其当作能够有效节省网费的工具。数据显示,目前已经有105万名消费者正在等待购买迅雷赚钱宝。而在此之前,京东商城上已经开放过三轮迅雷赚钱宝的抢购,每次都是迅速一抢而空,最快的一次仅用了42秒。之所以会用如此高的热情,跟迅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