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云公布年度战略:做深基础 做厚中台 做强生态

2020-06-11 09:48:50来源:亚太CDN产业联盟 热度:
受疫情的客观影响,数字化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,数字化进程从稳步推进到迫切转变,政府、企业都意识到了数字化的重要性。
 
6月9日,在2020阿里云线上峰会召开,这是阿里云线上的首个大型峰会。会上,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首次公开阿里云的年度战略,而且还谈到了宏观经济与科技趋势,以及云、大数据、AI与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。

 
张建锋表示,阿里云再生长的三大方向是“做深基础”、“做厚中台”、“做强生态”。
 
其一,“做深基础”,从飞天云操作系统向下延伸定义硬件,做芯片、服务器、路由器和交换机等。
 
其二,“做厚中台”,将钉钉这样的新型操作系统与阿里云进行深度融合,实现“云钉一体”。
 
其三,“做强生态”基于云和新型操作系统,构建一个繁荣的应用服务生态。
 
做厚中台,打造云钉一体化


三大方向中,中台和生态并不可分,两者都是阿里云以“云钉一体”为核心打造的新型操作系统的一部分。
 
阿里云参与数字化建设,总归要有一个面向企业的前端和载体,钉钉成为了这个角色。
 
“从信息时代到数字时代,需要一个新型操作系统,让大家面向大数据、面向智能、面向 IoT、面向移动化,开发自己的应用变得更方便。”张建锋说,“中台就是这样一个新型操作系统,钉钉是这个操作系统的核心。”
 
2019年3月阿里云峰会北京站,张建锋如此描述阿里云智能的自我定位:“云智能升级之后,所有的技术输出、产品输出、对 B 端的服务都必须通过阿里云智能平台,包括像钉钉这样的协同办公系统,新零售的核心技术和新产品。”
 
2019年6月,阿里巴巴进行组织架构调整,正式完成对钉钉的调整。
 
很多人把钉钉理解为一个沟通工具,但钉钉是远远超越沟通本身的。”张建锋举例说,浙江100多万政府工作人员在钉钉上办公,并在平台上开发了1000多个应用,各类事务处理都在钉钉上完成。
 
“这就是操作系统的典型特征,操作系统就是我自己做掉一部分事情,可以让大家都在上面做更多的事情。”
 
他把阿里云和钉钉的关系比喻成 PC 和 Windows,阿里云负责计算架构,钉钉提供了一个平台,企业可以在上面开发管理组织和业务的应用。
 
在6月9日的阿里云峰会上,张建锋提出要“做厚中台”,将钉钉与阿里云进行深度融合。
 
“对于中台,我的理解,中台是一个新型操作系统,因为我们原来做信息化系统相对来说比较简单,把业务流程理解清楚了,程序员把业务流程变成一个信息系统就可以了。今天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变化,因为今天的信息系统不是一个简单的业务流问题,还有数据流,还要移动化,还要用人工智能的办法通过大数据来挖掘等,这些都是以前的信息系统没有遇到过的,这就需要一个新型的操作系统,这个系统正是中台。”
 
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特点,有人是零售的,有人是做工业的,它们可以在中台之上继续构建自己的系统。所以中台其实是一个云时代的、大数据时代的、智能化时代的、移动化时代的一个新型的操作系统。
 
何为做厚中台?
 
张建锋阐释道,中台作为一个新型的操作系统,要提供更多的功能,上面的应用才能更容易来开发,这些功能,包括AI的功能,大数据的处理,IOT的能力,移动的能力。“把中台做得越厚,操作系统的功能就越强大。”
 
做深基础,基于云做硬件
 
“做深基础”意味着阿里云急促在硬件层面扩张。随着云厂商逐渐扩张,软硬一体化的全栈能力越来越来越受重视。
 
张建锋表示,阿里云在软件层面已经达到世界顶尖水平,飞天是中国唯一自研云操作系统,今年将沿着飞天操作系统继续向下延伸定义硬件,持续加大在芯片、服务器、交换机、网络等领域的自研力度。
 
芯片、服务器、交换机、网络等是传统IT的范畴,云计算的快速发展需要适用于新时代的硬件,这也是大型云厂商开始向下做硬件的动机之一。
 
他强调,“做深基础”背后逻辑并不是简单替换,而是基于云的特点来构建整套基础体系。就像当年阿里巴巴“去IOE”并不是做一个新的小型机替代了旧的小型机,而是用云计算取代了传统的 IT 基础设施。
 
“我们把云定义成一个新型计算体系,这是我们云来实现的;第二个我们要构建一个中台,做一个新型的操作系统,上面呈现各种各样行业的应用,这个前提下我们提出来自己是要做深基础,我们要把云的底座给做深,怎么做深呢?

我们除了要做云的操作系统之外,我们有个飞天操作系统,要做调度等。我们还要做芯片、数据库,做路由器、交换机等,基于云的特点来构建整套的基础体系。”张建锋提到。
 
最后,张建锋表示,阿里云今年准备再招 5000 人,重点吸引服务器、网络、芯片、数据库、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领域的攻坚人才。
 
依靠云计算走过十年后,阿里云来到了一个新的时间节点。它要深入产业末端,与更多更复杂的传统行业打交道。它还是那个颠覆者的角色,但接下来的对手也会更加强大。

责任编辑:倪迎春